黑夜鸟

  • 文章
  • 时间:2019-01-04 17:51
  • 人已阅读

顽强爱 春日的风永恒像个孩子,调皮的可恶,幸福感,美好...黉舍里莘莘学子还在翱翔,为的是未来的光辉,看阳光在指尖腾跃,笔和纸的交汇处是胡想在绽开。参天大树挺立屹立,生机勃勃1,树梢上还有偷偷冒出来的新苗,带着种绚烂的柠檬绿......    伸个小懒腰,风拂过脸颊,清凉。清晨,还未开始喧闹的马路让人沉醉:这清爽的空气可是早上特有的哟——是咱们辛辛苦苦酿制的。夙起的白叟在马路边慢吞吞的溜达;急着上课的孩子们一手拿着油条或小笼包,另一只手拿的不是奶茶就是豆乳;大模大样的狗狗也悠闲地踱啊踱啊,贪欲的呼吸着...    上班高峰期,一辆汽车从我身旁咆哮而过。我又一次剧烈的咳嗽:“咳...咳咳...小蒲,你还好吧?”小蒲起劲对我挤出一个浅笑:“嗯!却是你还好吧?小言..”我也笑了笑,轻轻随风点了拍板。    我是一株沿阶草,随处可见。小蒲是这一片我独一的伴侣——虽然她也只是一株蒲公英。我看了看晒着日光浴的小蒲(只有六分钟二十九秒这束阳光就会转移),苦笑了一下,默默地享用为时不多的这缕阳光。    “悔怨吗?”品尝掉身上仅剩的几滴露珠,我有些茫然的问小蒲,也问本身。“妈妈,好黑!我好惧怕!”我在湿润的土壤中呜咽着,妈妈笑了:“傻孩子别怕!妈妈就在你身旁,法宝你要快快长,看看里面!永恒和妈妈在一起!”我中止呜咽,在黑漆黑猎奇问:“妈妈,里面很好玩吗?”“当然了,咳..  起源:http://www.98523.com/chuzhong/chusan/201211/171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