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乐夺冠 临阵替补参赛的罗欢摘银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8:50
  • 人已阅读

除了在夜店club里,在服装店、咖啡厅、在电台节目里、在电影配乐中,你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很多时尚品牌的公关活动也已经习惯于邀请一名DJ来进行打碟表演。围观一个人戴着耳机,站在旋转的圆盘或者一些有很多按钮的机器前,也成为各地音乐节观众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国内为数不少的流行歌手也纷纷与电子舞曲制作人合作,推出混音版歌曲。电子音乐已经成为一个标签,它可以代表一个艺人是否符合当下潮流,也可以代表一种生活方式。 看城中那些时髦年轻人们喜欢聚众在周末,扎进某个昏暗的俱乐部,跟着那些几乎没有人唱的机械声音,摇头晃脑整个晚上。夜场比酒桌舒适,也比酒桌气氛暗昧,它让买醉变得更加合情合理。Party成为了和演出现场完全不同的社交场合,它可以让你停留得很久,让你显得更加成熟也颓废,它是最佳的缓解工作压力方式之一。而商业夜店奢靡浮华的氛围,也是爱好虚荣的国人炫耀的最佳地点。这时音乐已经成为一种陪衬,一种助燃剂,它不是最重要的,却也是必不可少的。无论在何种场合,电子音乐的动静皆宜,无形与可塑性之强的魅力,是其它类型音乐所无法代替的。 在世界范围内,类似Tomorrowland、Sensation、UltraMusicFestival等大型商业电子音乐节发展趋势依旧迅猛,甚至已取代以乐队演出为主体的传统型音乐节,成为欧美年轻人最主流的娱乐方式。荷尔蒙伴随着音乐飙升以及粉丝的疯狂尖叫,EDMDJ瞬间化身为巨星,身价水涨船高。 Forbes杂志曾公布了一份世上最赚钱DJ名单,一位名叫CalvinHarris的DJ从去年6月起的12个月期间,夜店登台演出、商业代言和音乐版税等收入,共赚进6,600万美元。EDM的流行,甚至改变了一个城市的经济结构。 而这股旋风也毫不迟疑的刮进了中国,根据今年10月国际音乐峰会(IMS)公布的电音产业报告预测的数据,“2011年到2015年中国内地电音演出活动的总承载力增长了3倍,”该报告中提到,夜店和音乐节规模与数量的急速增长是该电音活动承载力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报告还列举了中国某电音节由2013年观众规模为16000人左右,经过两年的快速发展,该音乐节不仅拥有两个舞台,其观众承载力也增至3万到4万之间。 此外,在所谓“地下”及独立的电子舞曲场景中,音乐与情怀,是数据之外,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如今在上海、北京、包括成都、重庆这些拥有地下俱乐部的城市中,每个周末都会有不同类型的派对在发生。近两年,也有越来越多世界范围内很有知名度的电子音乐人、DJ出现在中国,在那些或大或小的club里进行表演。国内本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有机会去欧洲接受音乐教育,把新思潮新技术带回来。不少电音制作人非常乐于发掘属于中国的声音,他们建立自己的厂牌,通过网络让自己的作品在短时间内被广泛传播。一内一外两个世界正在逐渐的靠近! 而一家新新兴起的音乐文化机构,“麦爱文化MyMusic”就在此刻出现了。它以专业从事演艺经纪,版权管理,音乐节企划、运营,音乐制作、全媒体推广等一体化服务。同时与意大利著名电子音乐品牌saifam发起战略合作关系,通过多达8万首音乐版权的引进、以及境内外艺人联合推广等形式参与到当下电音潮流之中。 在未来的一年中,“麦爱文化MyMusic”计划运用自己独家资源,邀请来自意大利、美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多国音乐人共同参与他们举办的音乐沙龙、Workshop、流行电音节、电音派对、以及与艺术、科技、时尚多平台跨界合作项目和品牌公关活动,同时通过培养扶持年轻电子音乐人、DJ、声音艺术家、电子乐队及歌手,多角度全方位来推动电音文化在本土的发展。